磨皮、飙戏……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与它背后并不容易的生意

  语C诞生的时间不短,但近几年在一部分二次元群体和初高中学生中相当流行。也有人瞄准了这个群体和生意,但将这种新的社交方式商业化并不容易。

  

磨皮、飙戏……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与它背后并不容易的生意

 

  “【背过身去,攥紧了双拳】我本身就是个滥情的人,这些年留下的风流债也不少,你还是忘了我吧。”

  屏幕对面,一个真实年龄不超过17岁的姑娘向我发来了这句话。

  事实上,我和她并没有什么狗血的情感纠葛,刚刚的行为也只是在对戏而已。几个小时前,我申请加入她的QQ群,但入群需要先通过一次审核考试,而审核的方式就是像上面那样用文字“尬戏”。

  你是不是觉得我加的是一个编剧群?其实这只是一个名叫语C的小众圈子而已。

  语C:用键盘演绎人格

  语C,全称语言Cosplay,2004年左右兴起于贴吧,真正的流行始于2012年前后。它和现实生活中的Cosplay一样,都是一种角色扮演,只不过方式是用文字来描写角色的外貌、动作、神态、语言、心理以及周围环境等。

  这种文字,语Cer称之为“戏”。所还原的角色称为“皮”,练习还原一个角色称为“磨皮”,还原度称为“气”。

  这种玩法近几年在二次元群体和初高中学生群体中非常流行,因为它的Cos门槛和所需花费都比传统的Cosplay低了很多。

  而且它的玩法也不再局限于影视剧动漫角色的扮演,而加入了原创剧本的玩法。也就是说,参与者不用依赖于已有的文化作品,可以从零开始制定所有的戏梗、故事背景、角色设定和人物关系性格等。

  这就像是一种众创文学,而它的乐趣则在于,在这个过程中,整个故事的走向都是不可控的。你所要做的,就是在不崩人设的情况下,力所能及的开脑洞,等你的伙伴接梗。

  早期语C玩家都活跃在贴吧,后来为了方便对戏,一部分人转移到了QQ群。

  但对于真正的硬核玩家来说,QQ这个工具也并不完美,毕竟群的维护成本极高,QQ也无法方便的沉淀戏文,产出的作品如果想要让外界看到就只能转去贴吧,这样生产路径就显得过于冗长了。

  有人认为这是个机会,于是,2015年,一款名为语戏的产品上线了,值得一提的是,语戏的创始人恰恰就是语C圈非常知名的大V——辰子安。

  把语C玩家从QQ群里拉出来

  辰子安是语C圈的传奇人物。

  科普她之前要先科普语C圈中流行的几种小圈子,像其他圈子一样,在语C这个大圈子里, 也是包含很多小圈子的,而其中最活跃的几个圈子就是 BL (boy's love)、宫斗、欧美、动漫、玄幻。

  辰子安是blc圈最著名的四大天王之一,而剩下三大天王则分别是帝诀噬、邢傲风和程寄北。

  其实看到这些名字就知道她们的年龄都不大,辰子安是其中的异类,88年出生的她在语C圈绝对算是大龄玩家了。

  之前VICE曾写过一篇关于"黑界"的文章,它讲的是00后们在QQ群里演化出的另一种家族玩法,其中有提到一点,黑界里的风云人物邪狱婷即使每天空间都有近万的点赞和回复,但是她本身就是一个普通的00后少女,当作者问她接不接商务合作时还被看成了骗子。

  辰子安则不同,在积累了一定的名气后,她就开始着手语C的商业化了,语戏则是她尝试商业化的第一个产物。

  严格来说语戏是一个针对语C玩家的工具类产品,在语戏中,玩家们可以直接“创建剧”,创建后在每部新剧下自动会生成审核群、水聊群和对戏群。戏文生成后的沉淀,包括内容整理、存放,产品中都能直接直接解决,取代了部分依托于QQ群的生产过程中所需要的人为处理成本。

  另外,产品还会有“家族”功能,类似于游戏玩家的工会或家族,承载社交功能。

  然而,两年过去了,即使有辰子安这样的大V背书,语戏的发展还是很艰难。

  毕竟语C圈是个小众群体,全国范围内的语C玩家加起来可能也只有几百万。

  不止产品的天花板极低,盈利模式也很难找,辰子安本来是想要通过IP运营作为盈利的突破口,后来却被证明此类众创内容的IP价值十分有限。

  “经过这两年的时间,我明白了语C圈的戏文,作为一种满足自我意识的娱乐项目,是没办法从真正意义上的获得金钱的价值的。”

  这是辰子安在贴吧回复别人提问时所说的话,面对圈内人,她显得非常坦诚。

  相比黑界第一人邪狱婷,辰子安已经走的更远,但作为一个商界新手,辰子安对市场的判断还是太浅。

  语C之外,做00后爱用的社交产品

  既然说起了语戏,就不得不提起另一款产品——名人朋友圈,它出现的比语戏还早,是市面上第一款加入了语C玩法的社交App。

  具体来说,这是一款参考了微信朋友圈形式进行挂“皮”社交的软件。进入注册后先要选择一个扮演的角色,之后就可以用该角色在朋友圈发布消息,其他人可以点赞也可以评论,但是都是用所扮演角色在朋友圈进行互动。

  因为玩法设置,名人朋友圈吸引了大量的语C圈人士从贴吧转移到这里,但COO张宏宇却并不认为名朋是一款专为语Cer而做的软件,“我们产品的核心还是在于降低社交破冰的难度,落脚点在社交。”

  毕竟,一款社交产品的核心KPI还是在用户数量,小而美可以获得口碑,却无法获得长远的发展和资本的青睐。市面上其他语C产品,包括语戏,都因为太过垂直而无法正常的商业化,名朋还是希望能够通过产品的设置,让名朋成为一个00后爱用的社交产品,而不是一个单纯的语C产品。

  在张宏宇看来,“基于兴趣的社交很容易争取到年轻用户”。现在的“00后”们一方面面临着很大的学业压力,另一方面处于青春期的他们也有拓展社交圈的需求。压力大,渴望释放,渴望成熟,渴望表达,年轻的“00后”们需要一个真实的、志同道合的社区供他们交流,而语C的形式既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喜好,也降低了社交破冰的难度,不会出现两个人“尬聊”的场面。

  基于上述理念,名人朋友圈将用户的使用门槛设的极低,以促进用户交流为主,所以即使你不了解语C,也可以很快上手。

  截止目前,名朋已经拥有200多万用户,其中90%是女性,平均年龄16岁,一个有趣的事实是,在00后的世界,女性往往对陌生人社交更加热衷。

  去年8月,名朋获得了由深创投领投,创大资本、东方富海、腾讯和武汉青铜基金跟投的1000万元Pre-A轮融资。但除了融资以外,公司目前仅有一个付费点,即用户如果要在App里组成CP,必须使用名朋的虚拟货币“圈币”购买戒指等结婚所必须的用品。

  张宏宇表示,目前这个付费点已经和名朋的人力成本基本持平,未来名朋也会开辟更多的付费点,并尝试通过一些粉丝经济、众创IP运营等方式变现。

  无论如何,名朋在突破用户圈层的方向做的还是要比语戏等其他语C圈的竞品好些,虚拟人生玩法的付费点也已经被用户接受,但就像辰子安说的,众创文学是否具有IP运营的价值,还需要打一个问号。

0

发表评论